2.1 設防新義如果你害怕任何東西,你就是在承認那東西有傷害你的力量。記住,你的心在那裡,那裡就是你的珍寶所在。意思是,你相信你所重視的。如果你害怕,是你重視了錯誤的東西。人的判斷力不可避免地會有錯誤的評估,而賦予所有人的思想以相等的力量,不可避免地將破壞和平安寧。也就是聖經所說,“上主的安寧超越人的判斷”。這安寧,完全不是人的任何錯誤所能動搖的。這安寧,否定任何不是上主的,使你完全不受影響。這是「否定」的正確用途。不是試圖去掩藏什麼,而是用來改正錯誤。它將所有錯誤曝光,既然錯誤和黑暗是一樣的,錯誤就自動地消除了。真正的否定,是強有力的保護手法。你能夠,並且應該,否定錯誤可能傷害你的任何信念。這樣的否定,不是隱匿,而是更正的手段。精神健康的 “正確思維” 有賴於它。你能做任何我要求的事。我要求你行奇蹟,而且非常清楚的表明,這些奇蹟是自然的、改善的、治癒的、和通用的。奇蹟能達成所有的好事。但奇蹟無法在懷疑的情緒之下執行。在你提問之前,記住我的問題:“噢!你們這些信心不足的人,為什麼疑慮呢?” (參考基督和門徒在水上行走)你曾經問自己為什麼無法真正展現我給的訊息;將 “同類相食” 與聖餐相聯的觀念,反映對分享的畸形看法。我告訴過你,聖經用 “渴” 於靈性上,是由於聽我講話的對象有限的理解力。我也告訴你不要使用它。像 “以 …… 為食” 的說法也同樣不正確。這些都是精神病患誤解 “共生” 的意義。我也告訴過你,你必須認識到自己對上主的完全依賴,但這是你不願接受的。上主和祂所創造的靈魂,是共生的關係。他們完整的相互依存。靈魂已被創作完美,但靈魂的創作還不完善。上主創造了完美的靈魂,因此祂能信賴他們。祂給了他們安寧,因此他們不會被動搖,而且不會被欺騙。每當你害怕,你就是被欺騙了。你的頭腦不為你的靈魂服務,由於否定每日的靈糧,使靈魂真正的挨餓。記住昨晚閃過你腦子,關於聖家庭【譯者註:指聖嬰耶穌、聖母馬利亞、聖約瑟】的詩:“從不巧言令色,只有慈悲為懷。”它之所以對你有這樣強烈的衝擊,是因為你本來就知道它的意思。上主給予的只有慈悲。你的言辭應該只反映慈悲,因為那是你所接受的,所以那也是你應該給予的。正義是權宜之計,是為了試圖教人慈悲。因果法律的出現,只因為人的頭腦能夠不公正的創造。你害怕上主的旨意,因為上主給了你祂的旨意,而你卻把它用來錯誤的創造。你不瞭解的是,只有當頭腦不自由的時候,它才會錯誤的創造。由定義上來說,被禁錮的頭腦是不自由的。不自由的頭腦自我拘限,自我抑制;它的意志被限制,因此無法真正的堅持自己。你的腦子在那一刻比較自由,閃過的三件事是非常有意義:1. 回憶過去是可以的,但你同時要記得,任何你所受的苦是由於自己的錯誤。2. 你寫道:“燃燒過後,如果再次見到祂,我誓將認 (不) 出祂” (“不” 字是以後添寫的)。注意,你後來才加入 “不” 字,因為你當時內在的修正機制,正在適當的運作。結果是,你不否定我。3. Hinda 的故事,是個非常好的例子:錯誤的覺知,能導致對一個人毫無理由的恐懼。(海倫提到一個幼兒從樓梯摔下來的故事,當時海倫張開雙臂,以迎接的姿態站在樓下。此後多年,Hinda 每次看見海倫都會尖叫。) 她的跌倒根本與你無關,就像你的失足根本與我無關。否定錯誤,是維護真理強有力的設防。我們已逐漸將否定的重點,從負面轉移到正面的運用。記住,我們已經說過,否定不是純粹負面的;否定的錯誤創作,是精神病患的使用方法。記得你很久以前的想法:“不要低估否定的力量”。為“正確思維” 而否定錯誤,將會釋放你的頭腦,並重建你的自由意志。如果意志真正的自由,就不會有錯誤的創作,因為它只認可真理。投射來自於不正確的否定,而不是出於適當運用的否定。我在救贖計劃中的角色,是使用真正的投射,也就是,我向你投射真理的肯定。如果你對我 (或對自己) 投射錯誤,你就是在妨礙進程。我所運用的投射,你也可以同樣的運用,這不是根據有瑕疵的否定。而是對錯誤強而有力的否定。奇蹟工作者,是一個接受我的否定和投射方式的人。奇蹟工作者,將他與生俱來的否定和投射能力,結合我的力量,加諸於自己和其他的人。如此,奠定了毫無威脅的環境。然後,我們能一起為即時且永恆的安寧而努力。我給鮑伯 (指送海倫從她公寓下來的電梯管理員) 靈感,對你說那些話,很可惜你只聽進去最後的部份。但你仍然可以使用那部份。他支票借款最後說的是:“閉眼不是睡著”。既然你的視覺已有了相當的進步,我們將繼續下去。佛洛依德對機制的分類,和機制之創造力的觀察,是相當正確的。這些,確實能夠創造人對自己和周圍事物的覺知。但佛洛依德的弱點,導致他在覺知上不可避免的局限。他做了兩種錯誤。第一是,他只看到精神病患的機制運作方式。第二是,他否定救贖計劃的機制。我們來說說第一項,因為對二項透徹的理解,取決於對第一項的了解。否定只應該針對錯誤,而投射應該限制在真理的範圍內。你應該準確的給予,你所真實得到的。為人準則只有依據這個條理,才可能有效地運作。推理,是拙劣的詞彙,它源於頭腦與思維的混淆。“正確思維” 比較好。否定,是保護 正確思維的工具,並帶來對身體的控制。“推理” 暗示分離,而 “正確思維” 關係到治癒。退避,適用於撤離沙漠。不是為了逃避,而是為了合一。因為只有 一體思維。分裂,也是一樣。為了保持整合,你應該與錯誤分裂。漠視,根本上是輕微的分裂。這是你和比爾慣用的退避方法。你可以朝任何你所選擇的方向飛奔而去,但是要注意,這概念本身,暗示著逃離某些事物。逃離錯誤,是完全合宜的。疏離,是在你自己和你必需飛離的人、事、物之間,畫出距離。回溯,是真誠努力的返回自己原本的狀態。這是用來重整,而不是回到過去的不成熟。昇華,應該與崇高、莊嚴聯繫在一起。還有許多其它所謂 “機能” 的概念,主要由於對設防的誤用,根本是全然的錯誤。其中之一是,關於熱望有不同層次的觀念,起因於真正的層次混淆。要點是,你可以為真理辯解,同樣也可以為錯誤辯解,而且更容易些。到目前為止,我們專注於目標,而沒談方法,因為除非你認為目標值得去爭取,你不會專心致力於那些可以實現目標的方法。你自己的問題,使我能夠將重點從目標移向方法。(問題是 “如何使這資料具體化?”) 你和比爾相信目標是有價值的,表明你們願意使用防衛措施,去確保你們的目標。目標的真實價值確定之後,方法很容易理解。每個人都會保衛自己的珍寶。不須要別人的勸告,他自動會這麼做。真正的問題是:你的珍寶是什麼?你有多珍惜它?一旦你學會去思考這兩個問題,並代入你所有的行動,作為正確的行為準則,我在解釋方法的時候,就不會有太多困難。但是你還沒有學會,一貫的以這兩點來考量自己所有的行動,所以我一直展示給你的是:方法隨時都有,只等你的要求。如果不過度的拖延這一步驟,你能夠節省很多時間。把注意力放在正確地方,就會無限量的縮短時間。當需要的時間縮短了,記錄就非常容易。(1965 11月13 日)救贖,是唯一無法被用於破壞的防禦。因為,雖然每一個人最終都必將加入救贖的行列,但救贖計劃不是人類所創的。早在救贖開始之前,救贖原則已產生效應。救贖原則是愛,而救贖本身,是愛的行動。在「分離」之前,行動是不需要的,因為時空的概念尚未存在。分離之後,救贖的防禦,和完成救贖的必要條件才被規劃。當時越來越明顯,人所能選擇的,不論是建設性或破壞性的各種防禦措施,都不足以解救他自己。因此,無疑的,他需要一種不可能被誤用,而傑出的防禦措施,縱然他可以拒絕用它。他不能以意志力來把它變成攻擊的武器,那是其它所有防禦措施具有的特性。救贖,是唯一不具雙面刃的防禦利劍。救贖,實際上,開始於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之前很久。有許多偉大的靈魂,為了分離的人類,奉獻出他們的精力,但他們無法承受攻擊的力量,而必須被帶回去。天使也來了,但他們沒有足夠的保護,因為分離的人類對安寧不感興趣。他們已經分裂了,所以只想繼續分裂而不是重新整合。他們創造了自己內在的不同層次,而這些層次互相矛盾。他們製造了差異、分割、裂縫、離散,和其它各種持續繁衍的分裂相關概念。由於缺乏正確的思維,他們將保護的防禦轉成攻擊,行為變得瘋狂。所以才必需制定一種專為治癒而用的,無法用來分裂的工具。開悟,被建立在時空的信念上,是為了替時空的信念設限,而最終成就學習的圓滿。合一是最終的課程。學習本身是暫時的,像在教室一樣。所有那些高估人類智力的人,請記住這一點。(海倫質疑最後一句,她認為是威脅。) 如果理解不必要再變動,學習能力就沒有價值。擁有永恆創造力的,沒什麼需要學習。不過在分離之後,由於非得要改變行為不可,才必需將創造力導向學習。人類可以學習改善自己的行為,也能學著成為越來越好的學生。這改善,使得 (海倫的筆錄寫成 “已使”) 他們漸入佳境,逐步接近與系統家具聖子相一致。但聖子本身是完美的創作,而完美沒有層次之分。當有層次的差異時,學習才有意義。人的成長,不過是從一個層次進行到另一個層次的過程。他跨步向前,以改正先前的失誤。這過程,實在很難以時間來理解,因為他的進展,就是他的回歸。開悟,能使他從過去中釋放出來,而繼續向前。開悟,解除過去的錯誤,使他不必要執著以往,而阻礙回歸。救贖節省時間,就像支持它的奇蹟,節省但不廢除時間。只要有救贖的需要,就有時間的需要。作為一個完整計劃,救贖與時間有獨特的關係。在救贖完成之前,救贖的各個階段都是在時間中進行,而整體的救贖則坐落在時間的末端。這裡,回歸的橋梁已建立了。(提醒海倫:這讓你煩心,因為救贖是完全的承諾。你仍然認為是損失。在某些方面,這和所有具分離心的人所犯的錯誤一樣。他們無法相信,不攻擊的防禦是最佳的防禦。要不是為了這錯誤的覺知,天使是可以幫助他們的。你認為 “溫順的人將獲得一切” 是什麼意思? 由於他們的力量,他們真的將接管一切。雙向防禦的本質是軟弱的,精確的說,由於它的雙面刃防不勝防,隨時都可能傷害到自已。只有奇蹟能控制這傾向。)奇蹟,將救贖的防禦,轉變成對真我的保護;當真我越來越有安全感,它就承擔起保護他人的自然職責。真我知道自己是兄弟,也是兒子。(上述筆記海倫費了好大勁才完成,到目前為止,這是唯一寫得如此緩慢的系列。當海倫提到這個問題,答覆是:筆記是對的,不要擔心。但你沒有足夠的正確思維,讓你能舒適的筆錄關於救贖的話題。總有一天,你會充滿喜悅的作筆錄。)(海倫旁白:昨晚我感到短暫但強烈的抑鬱,一時有被遺棄的感傷。我試著擺脫它,卻無法做到。過了一會後,我決定暫停,祂說,“別擔心。我永遠不會棄你而去。” 我聽了確實感覺好一點,並斷定自己不是真的生病,因此又回去做我的練習。當我做練習時,有些不完整的內視體驗,它們有時讓我害怕,但大部份都相當讓我安心。我不太記得順序,但先是非常清楚的愛的保證,和對我的重要價值、美、和純真的清楚首肯。之後,事情就有一點混亂。首先,“基督的新娘” 的想法以不適宜的含糊意義顯現。然後,是 “愛之道” 的重複, 和先前經驗的重申,好像是祂對我說:“看呀!上主的侍女,你就依照祂的話去做吧。” (以前,這段話曾將我丟入恐慌之中,但那時,陳述的是更準確的聖經語句:“我就依照祂的話去做吧”)這次我有點兒心神不安,但記住了我上次錯誤的覺知,大概仍然沒有正確的看清楚。實際上,它只不過是為神性服務的的忠誠聲明罷了,是不可能會有危險的。然後有一個奇怪的插曲,基督似乎明顯的向我靠近,在我的感知上,這親近非常性感。一瞬間,我幾乎認為祂變成了惡魔。我微微的害怕,而擁有的念頭進入腦海裡一陣子,然後我想,這是很傻的,沒有理由認真的看待它。寫到這裡,我記起一本關於邪魔戀人書中的事,曾經使 (筆記寫成 “投射”) 我非常生氣。為此我心很煩,但寫溜的字卻讓我安心了些。今天早上,我們復習了一遍。祂說 “非常” 高興,我比較沒有恐懼,及附隨著對錯誤感知的覺悟。這顯示我有了更大的力量,和增進不少的正確思維 。這是因為防禦已被更正確的使用,用於真理多於錯誤,雖然並非完美。我對自己恐懼幻想的看破,也代表著錯誤投射的減弱。當否定的是錯誤,而不是真相,這樣的改善才能發生。這讓人對事情的詮釋有更多選擇的餘地。它也被解釋成:(從 “祂也解釋了” 變換成被動式。這是恐懼的表示。) “記住你昨晚所讀,來自離散兄弟會的信件,關於「牢牢抓住」,請照著做。”)(關於比爾對 1965 年11月13日內容的評論,海倫1965 年11月15日所作的筆記:是的,但我懷疑這是否不可避免。它可能承載著比我們想像還要多的錯誤意圖。也許解釋得太消極了。注意,對這件事,比爾沒有問我的意願。如果他問了,他會感覺好些。) 當防禦被迫中斷,就會有一段時間真正的迷失方向,伴隨著恐懼、罪惡感,而且通常會搖擺於憂慮和消沉之中。設防的重新定義與被打斷,過程有所不同;即使如此,體驗上可能雷同。在重新定義設防時,雖然不被迫中斷,但是不再被使用於攻擊。這表示它只能有一種用途,重新定義的設防因此變得更強壯,和更可靠。他們不再對抗合一,而是促進合一。一體性只能由你的內在接納。至今,你的覺知大部分是外在的,所以你的體驗會這麼少。聖杯已經顯露給你許多次了,但你並未 “為你自己” 接受它 。目前,你在設防上主要的錯誤運用,大都侷限支票貼現於外在的表現。但對此顯著的進展,不要忘了嘉許你自己。你首先察覺到的是一個用途不明的容器,以為可能是夜壺。然而,你注意到了,裡面是金子,外表雖然發亮,但卻是銀子。這就是意識到,內在比外在更珍貴,即使兩者都是光輝燦爛的,然而卻有不同的價值。設防的重新定義,是打開內在之光,所不可或缺的。自從「分離」之後,人類所有設防,幾乎全被使用於對抗合一,和維持分離的自我。一般認為,設防的方法是保護身體免受外界侵犯。而這錯誤的覺知,是造成同性戀假象,以及你自己的懷孕恐懼症的主要原因。所謂的 “肛交”,是變相 “竊取” 合一的企圖,使用有漏的身體達到錯誤隱藏真相的作用,來否定合一的價值。“口交” 的幻想,具類似的目的,只是它源自於剝奪的感覺,結果是貪得無厭的渴求。“肛交” 的謬誤在於拒絕給予,而口交的幻想,強調變相的需求。兩者的主要錯誤,在於相信身體可以被用來達到合一。覺知身體是聖殿,只是改正這扭曲的第一步。(海倫燙傷了她的手,要去尋找黃油來搽。她想起合一才是真正的治療。之後燒傷看來很輕微,而且沒什麼不舒服。)將身體當作聖殿,修正一部分的錯誤覺知,但不是全部。然而,這卻可以讓人了解在合一上,採用物質界的加減概念,並不很貼切。下一步要瞭解的是,聖殿不是建築物。它真正的神聖之處,是內在的聖壇,圍繞著聖壇的,就是聖殿的大堂。人們過份的強調外表華美富麗的教堂,是對合一的恐懼、和不願意去靠近聖壇的徵兆。聖殿的真正華麗,不是肉眼所能見的。另一方面,靈眼看不到建築物,卻能完善清晰的察覺內在的聖壇。因為靈眼有完美的視野。為了全然的效率,救贖的聖杯位於內在聖壇的中心,它解除分離,並恢復心靈的完整。在分離之前,頭腦是無懈可擊的,因為恐懼不存在。分離和恐懼是頭腦的錯誤創作,必須被解除。這是聖經所說的 “修復聖殿”,不是指修建大廈,而是指打開聖壇接受救贖。這治癒分離,並在人的心頭設防,以對抗所有錯誤的分離思維,而使他無懈可擊。全人類的接受救贖,只是時間的問題。實際上,時間和物質,是為此而被創造的。由於這個決定的必然性,看上去,似乎與自由意志互相矛盾。如果你仔細地審核這摡念,你將發現它是錯的。萬物的被創造過程,奠定了他們必須遵循的法則。自由意志可以拖延,因而造成極大的耽擱。但自由意志無法完全脫離它的創作主。創作主以自由意志的真正目標為準,對它錯誤創作的能力設定極限。意志的誤用,可以造成極度難以忍受的情況。忍痛的極限可以很高,但不會是無限量的。最後大家都會開始覺得,不管感覺多麼微弱,應該有一個更好的方法。當這認知更加穩定的成立時,這就成為感知的轉捩點。靈眼因此重新被喚醒,對肉眼的依靠同時減弱。遊走於靈眼與肉眼兩個類型、層次的的覺知,通常會是一段長時間的矛盾與衝突,可以是非常嚴重的。其結果像上主一樣肯定。心靈之眼確實不看錯誤,而只尋找救贖。肉眼所尋求的所有解決方案,在靈眼的視域內逐漸消逝。靈眼看內在,立刻認出聖壇被污損了,需要修理和保護。靈眼完全明白正確的防禦,它超越所有的錯誤,直接達到真相。由於它真見的確實力量,靈眼獲得意志為它服務,並迫使頭腦合作。重建意志的真實的力量,使意志越來越無法容忍拖延。然後隨著確信的增長,頭腦體會到,拖延只會增加痛苦,是它根本不需要容忍的。忍痛的極限相應的減低,對曾經認為非常輕微不安的干擾,頭腦變得越來越敏感難忍。上主的孩子們,有資格享受完美的舒適,這舒適來自完全的信任。在達到這境界之前,他們一直在浪費自己和所擁有的真實創造力,毫無效益的企圖以不適當的手段使自己舒適。但正確的方法早已提供給他們了,而且根本不需要他們的任何努力。他們的我執,通常誤認這是對個人的侮辱,這種想法,明顯地出於對自己錯誤的覺知。我執和靈性交流無法共存。即便是就字面講,也互相矛盾。由於聖壇難以估量的價值,合一是唯一值得獻於上主聖壇的禮物。聖壇是完美的,所以全然值得接受完美的。沒有祂所創造的靈魂,上主是孤單的;沒有祂,這些靈魂也是寂寞的。記得一首聖歌 (“靈性”~非常好的詞) 【譯者註:英文裡聖歌這個字 spiritual 也可當靈性解釋】 : “主從天堂下來,說:「我是孤獨的,我要給自己造一個世界。」” 世界是治癒分離的道路,而合一是最終治癒的保證。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汽車借款
創作者介紹

傢俱館

cp06cpzbk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